2024年04月16日 欢迎光临杭州基督教会崇一堂
崇一堂愿景
  • 一个异象
  • 两个体系
  • 三个注重
  • 四个导向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二十三)

01

第39首 拥戴歌
Crown Him with many crowns  

 

经文:……他头上戴着许多冠冕 ……(启 19:12)

 

《拥戴歌》是一首雄壮、典雅的加冕赞歌,作者是英国圣公会牧师布里奇斯(M.Bridges,1800-1894)。他在牛津大学毕业后即任牧职,兼任大学讲师,以诗文和历史论著闻名。1825年即出版他的长诗《耶路撒冷光复记》,1828年出版《君士坦丁大帝治下的罗马帝国》。1848年受牛津大学运动及纽曼的影响,转宗天主教;后半生移居加拿大魁北克城,从事著述。这首《拥戴歌》原在他的一本圣诗中发表,以后许多赞美诗都先后选入,但除第一节外,其它各节都有所删节或更改增补。现先按原诗各节介绍于下:

 

这首诗是作者根据启示录第19章第12节“祂头上戴着许多冠冕 ”,而用诗人的想象,联系到救主君王各方面的身份写出来的。每一节首句“快来拥戴为王”如直译应作“加冕于主头上”。原诗共六节,第一节以冠冕加于坐在宝座上的羔羊。(参启 22:1)“好乐传遍诸天,和声压倒群响”,乃是本着启示录第5章第12节所描写的天上颂赞“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权柄、丰富、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赞的。”

 

说起来也有点奇怪,原诗第二节是经文根据最多的一节,但除英国的《古今圣诗集》采用外,其它赞美诗集中,多略而不用。兹将原诗第二节选译于下:
加冕在主头上,道成人身之主,
不嫌童女腹中诞生,伯利恒城圣婴;
耶西之根结果,膀臂施展大能,
胜利红旗照耀万方,丰富慈爱永恒。

 

按童女怀孕生子,旧约早有预言。祂是先祖雅各弥留之际所作颂歌中的“细罗”; ( “赐平安者”,参创 49:10)“从耶西的本必发一条,从他根生的枝子必结果实。”(赛 11:1)又如那位牧人君王“必像大能者临到,祂的膀臂必为祂掌权。”(参赛 40:10)这些旧约经文,后期犹太人都认为是指着将来的弥赛亚,而基督教则认为是应验在我主耶稣基督身上,这位生在伯利恒城的:圣婴是神的化身、弥赛亚的临格,同时又是一位真正的人。

 

原诗第三节即《新编》第39首的第二节:“加冕于主头上,圣洁至尊神子”,歌颂我主耶稣神性人性兼备,一方面祂与太初之神同具“先在”之性 (参约 1:1,8:58;西 1:15;腓 2:6);另一方面,也成为人,“尘世千万忧伤,一切经祂亲尝”,祂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参来 4:15;腓 2:7-8;赛 53:4;路 9:2)
原诗第四节歌颂主是仁爱之君:
加冕于主头上,祂是仁爱之君;
双手胁旁所受创伤,已成无比崇尊,
天王侍卫天使,亦觉奇妙莫名,
但愿俯身向下察看,赎罪奥妙功成。

 

神就是爱,耶稣是仁爱之君。(参约 3:16,15:13)对于神爱的完成,“天使也愿意详细察看”。(参彼前 1:12)有人认为只有《奇妙十架歌》(《新编》第98首)的第三节,堪与此节并美:
试问众生曾否见过,忧愁慈爱和血并流?
愁爱可曾如此相接,荆棘可曾化作冕旒?

 

原诗第五节:加冕于和平之君。(参赛 9:6-7,52:7,26:3;诗 72:7-8;启 1:8,22:13)
加冕于主头上,祂是和平之君。
王杖挥动地极沾恩,大地止息战争。
赞美祈祷之声,人间四处可闻。
好花芬芳绕主伤痕,天国永无穷尽。

 

原诗第六节:加冕于万世之君。“他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他而立”。(西 1:17)时间还未开始,祂就是创造主宰,有了时间之后,祂却是永无穷尽,配受万世万民的赞美称颂:
加冕于主头上,祂是万世之君 !
宇宙万物皆主所造,时间在主手中;
崇高难以言喻,赞美万世相同,
救赎君王为我受死,颂主永无穷尽。

 

布里奇斯原以为是以上六顶冠冕可以概括我主尊荣,却没想到与他同时的人和在他以后的人却源源不断地为此作了补充。1880年英国圣公会思林牧师(G.Thring,1823-1903)在编辑赞美诗时首先提出:犹太教都是以“七”为完全、圣洁之数,至少应再增加第七节颂赞主为生命之王。因为生命乃约翰福音所强调的基督恩赐之一。(参约 1:4,6:63,11:25)

 

所以,《新编》第39首实际是综合两位作者所写的圣诗,取布里奇斯原诗的三节,作为一、二、四节,加上思林的“独一生命之王”为第三节。

 

曲调乃英国作曲家埃尔维(G.J.Elvey,1816-1893)特为这首诗所谱的。调名((DIADEMATA)),即启示录第19章第12节希腊文用以指“冠冕”这个字。《拥戴歌》最初见于1868年所出版的《古今圣诗集》,此后每一版都登载了这首诗。

 

埃尔维是一位管风琴家、作曲家,从小就在坎特伯雷教堂唱诗班歌唱,后到英国皇家学院学习音乐,19岁就任圣乔治教堂的风琴师,直到他退休时,共47年。他于1840年得音乐博士学位,1871年被英王封为骑士。他写过许多教堂音乐,但赞美诗写得不多。他的宗教音乐作品,有很深刻的宗教感情。逝世后人们将他葬在他生前工作过的教堂院中。

 

 

 

02

 

第43首 尊主歌*
Jesus Thou alone art worthy*  
 

 

经文:“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 ……”(太 11:29) 

 

《尊主歌》是选自赵紫宸博士(事略见第30首)所著的《民众圣歌集》第20首,所用的曲调是中国汉族民间曲调;经范天祥(事略参阅第31首)配以和声。范氏在为赵紫宸的《民众圣歌》谱曲时阐明:“熟悉教会音乐史的人,总知道基督教历来有假借俗乐改作圣乐的习惯。惟其如此,故能引民众深入圣教的奥妙……教会用了此种俗乐,此种俗乐遂一举而为高洁的音乐,流传得广褒而长久了。中国音乐素缺四声合奏,难避西方音乐的影响。我们的尝试,相信是势所必然的事情。 ”

 

诗、曲都很短,每节只有四句。在乐曲的和声处理上,前两句是按大调处理,后两句则按小调处理,唱起来和声比较丰富。 

 

 

 

往期赞美诗内容回顾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二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二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