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1月28日 欢迎光临杭州基督教会崇一堂
崇一堂愿景
  • 一个异象
  • 两个体系
  • 三个注重
  • 四个导向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二十一)

01

第71首 平安夜歌
Silent night,Holy night  

 

经文:“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于神,在地上平安归于他所喜悦的人。” (路 2:14)

 

《平安夜歌》可以说是历来人们在圣诞节最常唱颂和广播的一首名歌。词作者是一位天主教的神父莫尔(J.Mohr,1792-1848)。他出生于今奥地利的萨尔斯伯格,年轻时在该地主教座堂参加唱诗班 (这座教堂就是德国音乐家莫扎特曾经工作过的教堂) 。1815年晋升为司铎(神父),1817年到奥本多夫的圣尼古拉斯教堂作助理司铎。

 

1818年圣诞前夕,年方26岁的青年神父莫尔陪同圣尼古拉斯教堂几位信徒来堂表演圣诞剧,不巧教堂的风琴坏了,正在修理,只好改到一位信徒家里演出,莫尔看了之后很受感动。散会后他漫步到阿尔卑斯山麓,遥望自己的小村庄,夜静月明,面对白雪皑皑的阿尔卑斯山,山色优美,星光闪烁,于是他准备自己的心,以迎接一年一度的圣诞佳节。 “平安夜,圣善夜”这首诗句就印在他的脑海中,半夜回家就把它记录下来,写成了这首不朽的诗歌,圣诞节清晨就把歌词交给了他的朋友——该堂的琴师格吕伯(F.Grüber,1787-1863),请他谱曲。格吕伯当时年 31岁,读完这首诗后,当即拿起笔来谱下这首至今仍流行不衰的 《STILLE NACHT》(德文,意“平安夜”)。当天晚上他们二人就在堂里首次献唱。因为风琴还没有修好,格吕伯就以吉他伴奏。他俩的二重唱深深感动了会众,有的人甚至流泪倾听。

 

圣诞节过后,这首颂歌放在格吕伯的书桌上,几乎被忘记了。直到1819 年,莫尔神父请了山下齐勒阿谷(Zillerthal)的毛拉赫尔(Mauracher)来此小教堂修理风琴,风琴修好后,毛拉赫尔请格吕伯试奏一下,格吕伯就以他去年谱成的《平安夜,圣善夜》来试奏,毛拉赫尔发现这首歌很好听,就抄了下来,带回到齐勒阿谷他的教堂。

 

齐勒阿谷教堂中有一组施特拉塞尔(Strasser)四姊妹合唱小组——实际上是三姊妹和她们的一个小弟弟组成的合唱小组。她们是缝制手套的工人,同时又是一个美妙的合唱小组。1819年她们在齐勒阿谷教堂中演唱这首《平安夜》,又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不久,这首美丽的圣诞颂歌又传布到德国各处,逐渐遍及欧洲,又传到美洲,现在已被译成90多种文字。这首乐曲的名称一直沿用《平安夜 (STILLE NACHT)》。

 

1864年在柏林的皇家教堂中,唱诗班献唱了这首圣诗。当时德皇腓得烈四世在座,他听后深受感动,并且下令今后在庆祝圣诞节的活动时,都要唱这首圣诞颂歌。此后,这首《平安夜》不知感动了多少基督徒以虔诚的心,来迎接救世主的诞生。

 

1899年莫尔所服务的这座礼拜堂被洪水冲毁,几经努力,重建后的新堂特在堂内竖立莫尔铜像一尊,并有格吕伯站着演奏吉他的石像,以此纪念。 

 

 

 

02

 

第83首 欢乐佳音歌*
Joyful tidings bring*  
 

 

经文:……“我们遇见弥赛亚了(“弥赛亚”翻出来就是“基督”)。”(约 1:41)  

 

中国基督教圣诗委员会从原内地会所编辑出版的《颂主圣歌》中采用了这首圣诗。《颂主圣歌》曾于1921、1934、1939和1940年出版过多次,据说其发行量很大,曾达到15万册。这首《欢乐佳音歌》的作者不详,但从其曲调原名《欢乐歌》——民间流行的器乐合奏曲看来,是一首北方汉族的传统曲调。这首歌跳跃度很大,除去有七度和八度的跳跃外,其最低音达到G(即C调的5),最高音为E(即C调的3)。汉族的欢乐曲调与圣诞节佳音的传统,在乐曲中充分地表达了出来。《圣诞诗歌百人合唱》录音带制作时,配以民族乐器伴奏,更富民间欢乐气氛。 

 


 

往期赞美诗内容回顾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