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6日 欢迎光临杭州基督教会崇一堂
崇一堂愿景
  • 一个异象
  • 两个体系
  • 三个注重
  • 四个导向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

01

 

第74首 新生王歌
Hark!the herald angels sing  

 

经文:忽然有一大队天兵同那天使赞美 神说:“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与 神,在地上平安归与他所喜悦的人(有古卷作“喜悦归与人”)。”(路 2:13-14)

 

《新生王歌》可以说是一首遐迩周知、家喻户晓的圣诞歌,是卫斯理运动的主要领导人查理·卫斯理 (C.Wesley,1707-1788)所写的。他和瓦茨 (事略参阅第12、22首)是当代基督教中写圣诗最多的作家。这首诗词句美丽,诗意深刻,老幼都能欣赏。它是卫氏 1739年的作品,原诗共十节,今采用其最普遍流行的三节,分别歌颂人神和好,“天人从此长融洽”(第一节),基督是道成肉身,以马内利的具体说明 (第二节)和基督耶稣是和平之君、公义的太阳 (第三节)。“公义的太阳”的出处见《旧约》玛拉基书第4章第2节。

 

有的赞美诗还从卫氏这首长诗中选出若干佳句:另作一节,如: 
万国救主万国望,敬求临格我心上 !
女人后裔胜利兴,古蛇之首受创伤。
亚当旧样全消逝,救主形像代而兴,

 

按查理·卫斯理素有卫斯理运动歌手之称。一生写圣诗约六千五百余首,其中四千余首曾出版过,目前在世界各地教会通用的仍有五百余首。也可以说是前无古人了。他和他哥哥约翰·卫斯理 (1703-1791)在英美倡导教会奋兴布道运动。它的成功得力于圣诗的传播实在不少。当时教会腐败,教牧人员在礼拜时敷衍了事,信徒信心冷淡;社会道德低落,赌博成风,偷盗盛行。卫斯理兄弟以复兴教会为己任,在牛津大学期间,曾邀集同道组织“圣社”,以依照英国圣公会公祷书的规定和圣经的记载过宗教生活,砥砺道德,身体力行,被称为“循规蹈矩者”,这便是后来风行英美的卫斯理运动;他们那新兴的教会便称之为卫斯理宗,又称循理宗或循道宗。但卫斯理兄弟始终都是英国圣公会的牧师,1735-1738年应英国差会之聘前往新大陆传教;查理.卫斯理还任乔治亚殖民地总督詹姆斯·奥格尔索普的秘书。后来,因传道没有什么效果,就乘船回国。在航程中帆船经不起大西洋的滔天波浪,卫斯理和旅客们都惊恐万分,惧怕葬身海洋。独有几个摩拉维亚弟兄会的同道镇静自如,怡然不改其乐,颂歌不绝于口,给卫斯理兄弟二人留有深刻难忘的印象,返回英伦后仍与摩拉维亚弟兄交通频繁,参加他们的聚会,深受他们的影响。1738年5月11日,这天正是圣灵降临节,查理首先得到了重生的经历;三天以后,约翰也得到灵性的复兴。从此以后,二人灵力充沛,到处布道,成效显著。他们逐渐改变了英国圣公会的传统传教方式,而面向工矿劳工和城市平民,宣传内心的平安,属灵的快乐,信道的幸福。追随者日益增多,并且大都能身体力行,努力从事切实可行的服务工作,如办学校,设医院,到监狱里探望犯人,并向他们布道,掀起了一个奋兴布道运动,在一定程度上扭转了当时的社会风气。

 

卫斯理一家共有 19个孩子,其中夭折了8个。查理1735年被按立牧师后即去美国,五个月后又回到英国,和他的哥哥约翰于 1738年5月开始成为教会复兴运动中的布道家,发展了卫斯理派的教会,从英国圣公会中分离了出来。

 

这首《新生王歌》还有一段有趣的故事。查理.卫斯理所写的诗在当时圣公会的《公祷书》上是不准刊印的,因为他是从英国圣公会分离出去的,但18世纪英国圣公会编印《公祷书》时,一位编辑发现还有空白的一页,就将查理的这一首《新生王歌》印上去了。英国圣公会发觉了此事后,认为不当,想把这首诗从《公祷书》中除掉,但这首诗已被许多信徒喜爱,且已广泛流传。至此,英国圣公会对刊印在《公祷书》中的《新生王歌》也只好默认了。

 

卫氏弟兄三人 (另一位是长兄撒母耳·卫斯理)都非常喜爱赞美诗。他们都是作一切事要按照一定方法的人,在唱赞美诗方面,他们也立了规则:①学会曲调;②照着曲谱来唱;⑧从头唱到完,克服困难学好;④有精神地唱;⑤要心灵恭敬谦卑地唱,不要大喊大叫;⑥注意节拍,不可太快、太慢;⑦用心灵来唱,每一个字句都是为了荣耀神。 

 

查理·卫斯理布道时,常骑着马,心有灵感时,立刻就在马上记在笔记本上,回家后,立即要纸笔,将该诗写出。《新编》内第74、107、111、238、299、316、352、356等首都是他写的。

 

《新生王歌》自写成后,教会中唱了120年,而曲谱几经更换,直到 1855年,才被人确定采用德国伟大作曲家门德尔松作品为该诗的曲谱。

 

门德尔松 (F.Mendelssohn,1809-1847),是一位英年早逝 (38岁去世)的著名德籍犹太作曲家,是基督徒,自幼即显出音乐天才,12岁时就写成了一首钢琴四重奏;20岁时,因将几乎被人遗忘了的巴赫作品《马太受难曲》组织演出,他任指挥,使他与巴赫这部作品都扬名于世。他一生写过不少宗教音乐,最著名的有神曲《以利亚》、《圣保罗》和《耶稣基督》(未完成)。他写作这些神曲时,都要先聚精会神地读圣经中的记载,领会其中深刻的意义,再以音乐将其写出。这首《新生王歌》的曲谱调名叫《门德尔松 (MENDELSSOHN)》或《伯利恒 (BETHLEHEM)》,是门德尔松为纪念印刷术的发明400周年而写的《颂歌》 (作品第68号)中第二乐章中的主题。曲谱写于1840年,原为男声合唱与铜管乐队伴奏。

 

 

 

02

 

第185首 恭行婚礼歌
Today we meet with joyful hearts  

 

经文:……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 (弗 5:31)

 

这首诗是英国独立派著名牧师多德里奇(事略参阅第49首)写的。

 
多德里奇在这首诗中突出地指出婚姻结合的重要意义,着重说明是二人合一,“一家、一体、一心、一意”(第一节);“一生同走天路”(第二节);“一生专心侍奉天父”(第三节);“一生一世主前颂扬”(第四节)。
 
调名《感恩(GRATITUDE)》,据传原曲是博斯特,(P.A.I.D.Bost,1790-1874)所谱。目前仅知道博斯特是瑞士日内瓦人,曾为当代教会音乐作出贡献,谱写了若干当时通用的韵文诗篇的曲调。
 
这首曲调和声谱的女声高低音部之间多用三度平行,显得非常和谐。旋律欢快又连绵,表达了夫妇爱情地久天长。
 

往期赞美诗内容回顾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