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6日 欢迎光临杭州基督教会崇一堂
崇一堂愿景
  • 一个异象
  • 两个体系
  • 三个注重
  • 四个导向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九)

01

 

第260首 善牧恩慈歌
The King of love my Shepherd is  

 

经文: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诗 23:1)

 

这首诗是英国圣公会重仪派(见第1首注②)的牧师贝克(事略参阅第200首)根据诗篇第23篇所写的一首新诗,每节都与诗篇相对照,而又有新的体会和较深刻的解释。      

《善恶两军歌》是早期英国圣道会传教士理一视(见第316首注①)根据布利斯(事略参阅第197首)原作而改写的一首诗,与布利斯的原作有很大出入。现将布氏原诗一、三两节和副歌直译如下:

 

贝克将基督乃善牧的形像(约 10:1-5、11、14-18)以及约翰所载救主乃神大爱的化身(约 15:9-14;约壹 4:8-11)天衣无缝地结合到他的诗中来。如称耶和华为“万爱之王”,称“耶和华的殿”为“我主家里”等等。该诗三、四两节更具体表现善牧耶稣与信徒的密切关系。他在弥留之际,仍不断低声默吟:
我因愚妄屡入歧途,祂因爱我来追寻;
将我轻轻安放肩头,欢然携我进家门。
我虽经过死亡幽谷,亲爱之主在身旁;
主杖、主竿仍安慰我,十架引我向前方。

 

戴克斯 (事略参阅第1首)为这首诗专门谱的曲调,亲切柔和,适于群众歌唱。法国著名作曲家古诺 (Gounod,1818-1893)还特地为它谱写了一首名曲。这首诗虽有好几个曲谱,但戴克斯这首《DOMINUS REGIT ME》最受欢迎,流传最广。

 

贝克自己也懂音乐,也写曲谱。《新编》305首《是否劳倦歌》的曲调《圣司提反》就是他的作品之一。

 

 

 

02

 

第292首 我灵镇静歌
Be still,my soul  

 

经文:他使狂风止息,波浪就平静。(诗 107:29)

 

1854-1858年间,在苏格兰长老会里有位敬虔的博思威克姊妹(Borthwick,1813-1897),将德国圣诗一百多首译为英文,出版了一本《从路德故乡来的圣诗》。这首《我灵镇静歌》便是其中之一,内容充满了圣经教训和灵性经验。第一节称主“大友”,第二节回忆门徒在暴风雨中与主同舟,以及主平静惊涛骇浪的往事;第三节提到人生的别离,虽经“泪谷”也能停止悲伤;第四节遥望最后的永憩。作者是德国女作家凯瑟琳·施莱格尔 (Katharina von Schlegel,1697-1765),生平事略不详。有人说她是德国科森地方福音信义会的妇女服务部负责人,与当代的女作家和科森伯爵的宫廷有联系。德国圣诗的英国译本出版后,得到苏格兰长老会的欢迎。它标志着英国圣诗的新方向,由原来着重教会周年节令的圣诗转向信徒灵性经验与现实生活的颂歌。1927年这首《我灵镇静歌》被选入了长老会的赞美诗内。1931年前我国圣公会编印《颂主诗集》时首先选入,以后经杨荫浏修改后编进《普天颂赞》里,很快就在我国信徒中传诵。在日本帝国侵华时期许多信徒从这首诗中得到安慰鼓舞。

 
这首诗的流行也得力于后来所配合的庄严、肃穆的曲调《芬兰颂》。该旋律是选自近代芬兰著名作曲家西贝柳斯 (J.Sibelius,1865-1957)的代表作音诗《芬兰颂 (FINLAN DIA)》。
 
西贝柳斯生于芬兰内地塔伐斯特胡斯,是说瑞典语的芬兰人。父为外科医生,幼年在帝俄军队占领下生活,常听到俄国军人唱歌。他自幼喜欢音乐,5岁学钢琴,15岁学提琴,自学“作曲法”;曾就读于赫尔辛基音乐学院,并从名师柏林的阿尔贝·柏格、维也纳的罗伯特·富克斯和卡尔·戈尔德马克学习音乐。1893年回国从事音乐教育和作曲等工作。1914年他首次访问美国,在康涅狄格州诺福克城举行的音乐节上,他亲自指挥演唱他的作品。《芬兰颂》便是其中最有名的一曲。
 
《芬兰颂》是西贝柳斯1899年他34岁时所创作的一首管弦乐音诗(OP.26,27),《我灵镇静歌》的曲调是这首音诗中的主题。芬兰自12世纪被瑞典占领后,1899年又被沙皇俄国占领,对芬兰压制很厉害,发布了“邮政声明”,使芬兰完全成为俄国的奴隶。沙皇不准芬兰人民出版报纸,因报纸经常揭露沙皇罪恶,并号召人民反抗沙俄。1899年11月,芬兰人民发起了一些音乐演奏会,为退休人员募集养老金。西贝柳斯谱写了一部管弦乐曲,为演出募款,曲名叫《芬兰的觉醒》组曲,最后一部分就是《芬兰颂》,该曲有力地表达了作者对祖国及其人民的热爱,是芬兰人民在帝俄统治下极度痛苦的产物。当时沙俄不准其公演。1900年西贝柳斯又修订了该组曲,并改名为《苏米 (SUOMI)》①在国外演出。在法国演出时该曲叫《国家》,在德国演出时叫《祖国》,所到之处总受到人们的欢迎。曲调很有芬兰民歌的风味,表现出芬兰人的灵魂和理想。全曲都是西贝柳斯自己创作的,没有借用任何民歌。
 
1905年芬兰发生了革命,沙俄迫于芬兰人民的压力准许公演《芬兰颂》。西贝柳斯将此曲由组曲中取出,独立成为一首音诗,并正式命名为《芬兰颂》。1917年芬兰正式独立。该曲在推动芬兰独立革命起了重要的作用。曲中表达了人民的力量,人民的信息及上帝与人民同在而斗争取得了胜利。
 
西贝柳斯写过许多宗教音乐:小提琴与大提琴的《圣歌》、《奉献曲》、《圣诞歌曲》等等。
 
《芬兰颂》于1933年才被采用来配合施莱格尔的诗,成为赞美诗,主题未加改动。
 
这首诗给我国信徒以深刻的启发和教益。  
 
① 苏米 (SUOMI):芬兰的别名。
 
 

往期赞美诗内容回顾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