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6日 欢迎光临杭州基督教会崇一堂
崇一堂愿景
  • 一个异象
  • 两个体系
  • 三个注重
  • 四个导向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二)

01

 

第221首 主敲心门歌
0 Jesus,Thou art standing   

 

经文 :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启 3:20)

 

上述经文,曾经感动许多信徒发出火热的心;曾经感动许多画家画出感人的名画;曾经感动了许多诗人写出不朽的诗篇。这首《主敲心门歌》也就是其中之一。该诗是英国圣公会威廉沃尔沙姆·豪 (W.W.How,1823-1897)写的,他曾自述写这首诗的经过如下:

 

“这首诗是我在1867年春天写的。当时,我正在看杂志上刊登的题为《两兄弟与一篇讲章》的散文诗。诗中叙述某渔村有两弟兄去做礼拜,听到牧师讲‘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后,其中一人不加思索就回去了,但另一弟兄却惊讶这句话的感召力,久久不能平静,反复思考这句话。最后他想:‘假若你犯了罪,那么就应当以羞愧悔改的心来开门;假若你心里痛苦忧伤真就应当以叹息的声音来开门。即使你所住的地方环境贫困,情况不好,也不要因此拒不开门。放心开门吧,请那位要与你一同坐席的人进来!现在,青年人,请对主说:我就开门。’”

 

威廉·豪说:“我把这篇文章反复读了好几遍之后,将书合上,便在一张小纸上写下我的感想,《主敲心门歌》就这样诞生了。在我写的时候。曾修改了几处,但自从这首诗离开我的手以后,就没有什么改动过。”

 

威廉·豪在念书时原先功课一般,但他后来勤奋学习,力求进步,终于在牛津大学毕业。他历任好几个堂会的牧师和座堂的礼仪牧师等职,1879年升任东伦敦贝德福教区副主教。继任威克菲尔德教区主教。他为人谦逊诚恳,不慕名利,受人钦佩爱戴,曾先后被请转任孟彻斯特、达累姆教区主教。这两教区经济基础雄厚,薪俸要比他在威克菲尔德高出两倍,但他都婉辞不就,并且事后也没有告诉他的妻子。传说他具有古代使徒的热心,没有现代国教主教的架子。他平时常在公共汽车上分秒必争地看书。人们好奇地问道:“这个人是谁?”“他是一位主教。”起初有人漠不关心地回答。“他是本教区的主教。”不久有人进一步认识他。及至最后,人们高兴地欢迎说:“他是我们的主教。”

 

威廉·豪躬自实行刻在他主教权杖上的一句中世纪圣伯尔纳的名言:“以言行来牧养,以生活来牧养。”他经常勉励教牧同工说:“我们工作不是为了被人纪念,乃是为了有益于人。”他一生乐于助人,经常出入贫民区看望信徒,被称为“穷人的主教”,“坐公共汽车的主教”。

 

他一生写圣诗30首,都是在 1858-1871年间任惠廷顿农村牧区牧师时所写的。他曾经说:“圣诗应当像一篇优美的祷词——简单、真实、诚恳、虔诚。”他以圣诗激发信徒的信心和爱心,鼓舞信徒重建教堂。他死后也就葬在这座教堂院内。

 

这首诗所配的曲谱调名为《圣海利达(ST.HILDA)》 (在我国也有译作“希利达”),以纪念第7世纪这位在英国教会中很有影响的女圣人。谱曲者是爱德华·赫斯本德牧师(E.Husband,1843-1908,见第4首注 ①)。赫氏是英国圣公会有名的宗教音乐家,他编著有好几本乐谱。据传这首《主敲心门歌》的前两句是德国教会音乐家克内希特(J.H.Knecht,1752-1817)所谱,由赫斯本德继续谱写。

 

 

 

 

 

02

 

第382首 诗篇一二一篇*
Psalm 121*  

 

经文:我要向山举目,我的帮助从何而来?(诗 121:1)

 

这又是一首采用我国传统曲调唱颂诗篇获得成功的一例。由苏佐扬牧师(简历参阅第379首)于1937年记谱配词。它不但在国内早已流行,在国外也引起极大的兴趣。1987年编者访问德国时,遇到一位在山东出生的马海默牧师将该谱给我看,并介绍说:“这首曲调在德国称之为《山东箫调(SHAN DONG FLUTE)》。当时我不敢肯定是否山东曲调,回国经过初步探索,才知道这曲原名为《紫竹调》,是流行在安徽一带的一首民歌,与箫倒有点联系,却未必是山东的。也有人说这首《紫竹调》又称为《八段锦》。 

 
这个曲调曾被汤普森(Oscar Thompson,1887-1945)收集他所编的《国际音乐与音乐家百科全书(The  International  Cyclopedia  of Music and Musicians)》一书中的民间音乐(Folk Music)条目。据传可能是过去基督教青年会全国协会的顾子仁把它带到美国传开的。
 

往期赞美诗内容回顾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