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6日 欢迎光临杭州基督教会崇一堂
崇一堂愿景
  • 一个异象
  • 两个体系
  • 三个注重
  • 四个导向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七)

01

第12首 颂主化功歌
I sing the mighty power  

 

经文:地和其中所充满的,世界和住在其间的,都属耶和华。(诗24:1)

 

这首诗首句为“颂赞上帝功德无边,创造大地诸天”,原见于瓦茨在1715年编辑出版、为儿童所写的圣诗集内,原题为《颂赞上帝创造与天恩》,共八节,一般赞美诗中选其三节或四节。

 

瓦茨在该诗集所写的序言上说:“这本小册里所集的圣诗大部分是前几年的作品 ……我的目的是希望无论是青年或少年,也无论是圣公会或独立派,受过洗的儿童或未受洗的儿童,都能联合起来,异口同声地唱这些诗歌。我是尽我力之所及用儿童们所能理解的言语词汇,并且尽可能地坚持用这些言语,因为我是尽可能地要让他们共同获益,而不愿有人受到伤害。”

 

作者瓦茨(I.Watts,1674-1748)出生于英国独立教会一位执事的家庭。当时不属国教的信徒横遭迫害,瓦茨的父亲曾因此被捕入狱,但他们全家人都信仰坚定,威武不屈。母亲常抱着小瓦茨去探监。由于家境贫困,营养不足,小瓦茨从小身体虚弱,身材矮小。及至长大无钱上大学,曾有人愿出资供他上学,但以毕业后要在国教圣公会内任圣职为条件,遭到他父子的坚决拒绝,毅然决然自己到伦敦私立学校半工半读。

 

瓦茨从小就表现出文学方面的才华,18岁那年从伦敦学校回家度暑假,在参加礼拜后,指出所唱诗篇实在平淡乏味,太无生气。担任该堂执事的父亲对他说:“青年人不要消极地指责和批评。你说不好,请你写点好的给我们吧 !”他接受了这个挑战,回家后就根据启示录第5章写了一首八节的长诗,题为《颂赞被杀的羔羊》,下一主日带到教会,让信徒群众试唱,受到他们热烈的欢迎,要求他继续写下去。于是他几乎每主日都写一首,到他21岁时便积累了一百多首,先后出版了好几本圣诗集,其中以 1707年问世的《圣诗与灵歌》和1719年出版的《以新约的言语仿写大卫的诗篇》,最为脍炙人口。这些诗是根据旧约的诗篇,写出具有福音特点的现代圣诗,为教会崇拜增色不少。

 

瓦茨虽然很有才华,但为人和蔼可亲,平易近人,通情达理。他一生健康欠佳,却经常力疾登坛,诲人不倦。他生平轶事甚多,现选择下列三件:

 

传说曾有一位妙龄女子和他用诗词通信,渐生爱慕之情,及至见面,那女子嫌他长得丑陋矮小,不愿与他结合。瓦茨很能理解,也不生气,终生与该女子保持友谊。

 

瓦茨身量虽然矮小,但声音宏亮,言词动听,讲道有力。某次,他在一座礼拜堂讲道,有个信徒见他其貌不扬,竟以讥讽的口气问别人:“那位矮子,难道就是鼎鼎大名的瓦茨博士吗?”瓦茨听见了,“人不知而不愠”,却出口成章,以下列绝句作为回答:
顶天立地岂算高?手握洋海又如何?
方寸心灵断一切,思想判别人高低。


瓦茨在1712年曾一度健康不继,承伦敦阿布尼爵士(Sir Abney)及夫人的邀请要他到公爵别墅休养,当时言明做客一星期,谁知:一住就住了36年,直到他息劳归天。瓦茨的许多诗文是在这个别墅内写成的。除写圣诗外,瓦茨还将《诗篇》译为韵诗,且著《逻辑学》一书,英国牛津大学曾选作课本。1728年爱丁堡大学赠送他荣誉博士学位;他的名字被列入《英国诗人列传》一书之内。去世后,英国威斯敏斯特教堂特为他立了一个纪念碑。

 

瓦茨一生写圣诗600余首。在当时是一个最高记录,难得的是至今仍为人传诵不衰。《新编》里的第 12、22、75、95、96、98、114、140、142、143等首都是出自他的名笔。

 

曲调是美国著名音乐家鲁特(G.F.Root,1820-1895)所谱。鲁特是19世纪在美国最受欢迎的音乐家。在他未改行谱写和出版福音圣诗歌曲之前,就已经是一位遐迩闻名、家喻户晓的作曲家,因他所谱的《自由战歌》、《健儿们前进》是当时北方军队的进行曲①,几乎是人人都会唱,至今还相当流行,并且已经有人将它配到赞美诗中来。现特将《健儿们前进》的简谱抄录于下:

 

鲁特于1839年即担任波士顿城两座礼拜堂的助理琴师,也协助梅森 (事略参阅第75首)在波士顿好几个中学教音乐。 1844年移居纽约市,活跃在音乐事业上,包括在协和神学院和纽约盲童学校任教。盲诗人克罗斯比乃该盲童学校的学生之一。他们二人后来合作编著宗教歌剧《花后》。鲁特以后留学法国,返美后与友人合办音乐出版公司,著有75部宗教歌曲乐谱和几百首赞美诗。斯特宾斯 (事略参阅第92首)介绍说:鲁特和布雷德伯里 (事略参阅第89首)是美国最早注意和编写、出版福音圣诗和主日学用诗的音乐家。


《新编》内采用鲁特的曲调计有12、118、161、396等四首。


①《自由战歌(The Battle Cry 0f Freedom)》和《健儿们前进 (Tramp!Tramp!Tramp!)》两首词和曲都被选入了《外国名歌选》第一册,上海译文出版社 1979年出版。该歌选内有简谱和这两首歌词的原词和汉文译词,并简要说明它们是“鲁特的作品,形象而生动地记录了美国南北战争的史实。是当时北方军队的一首进行曲”。《健儿们前进》还被选入《美国歌曲选》,上海文载出版社1980年出版,另有译词。

 

 

 

02

 

第14首 太阳颂
Canticle Of The Sun 
 

 

经文:耶和华啊,你一切所造的都要称谢你;你的圣民也要称颂你。(诗 145:10) 

 

《太阳颂》是一首拉丁名歌,相传乃圣方济(St.Francis,1182-1226,又译作圣法兰西斯)所作。圣方济出生于意大利的阿西西,故有阿西西的圣方济之称。父亲是个经营纺织业的富商。法兰西斯少年时生活不羁,坐过牢,当过兵。但他23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愈后幡然悔悟,改过自新。有一次他在一座破旧的教堂里祈祷,听见微小的声音,要他修复主的圣殿,于是,就出售所有财物,亲手动工修理教堂,以后又到处修堂。他救济穷人,对麻风病患者尤为关切,时常到他们住处去探望,送钱送饭给他们。他喜欢在宁静的地方长时间潜思默想,一天在礼拜时,听见马太福音第10章7至10节的经训,立即起身以传道为己任,情愿受穷吃苦;与他志同道合的人都矢誓受穷,拒绝虚荣。他们按圣经教训,两个两个地出去传道,守穷、施医、救危,亲自劳动以谋生活,这便是现在遍及全球的“方济会”的开始阶段。 

 

圣方济的生活中还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即从来不悲伤,不忧愁,总是欢喜快乐。他写了好些诗歌,教他的同仁唱颂,学习他一无挂虑、乐观开朗的性格。他喜爱自然界的一切物类,称它们为小弟兄。据传他曾向小鸟讲道,教导它们感谢上帝养育之恩。这个传说已有画家付之丹青,并流传在人间。又相传他因为经常思念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所受的痛苦及主耶稣的伤痕,以致他自己的身上、手脚上也出现了五个伤痕。后来人们就称呼他为“圣五伤方济各” (圣五伤法兰西斯)。 

 

1223年圣方济辞去领导的职责,退居旷野灵修祷告,以终余年。就在这段时期,他写成他的名歌《太阳颂》。该颂以诗篇第 145篇为主题,表现出作者泛爱万物的愉快精神。诗的内容别致新奇,称日为兄,月为姐,地为母,火为友,水为妹,目的是说明它们都是神所创造的,应该共同歌颂神奇妙的作为。中英文都有散文和诗本韵文两种译文,英文散文的《万物颂》是著名文学家马太·李诺德所译,脍炙人口;中文的散文译词出自我国名作家谢冰心的手笔,部分译词如下:

 

“我们的主上帝与祂一切被造者,是应当赞美的,尤其是携赐我们白日与光明的弟兄——太阳。他是公正的,且以绝顶的光明照射,他对我们表现了祢!”

“我们的主是应当赞美的,因为有了我们的月姐,以及主安置在天上,使穹苍清朗可爱的众星。”

“我们的主是应当赞美的,因为有了主用以扶持万物生命的,我们的弟兄——风,以及阴沉柔静,各种的天气。”

“我们的主是应当赞美的,因为有了最有用、最谦柔、宝贵、清洁,我们的姐妹——水。”

“我们的主是应当赞美的,因为有了我们的弟兄——火,主藉着他赐黑暗与光明。他是光耀、欢畅、有力而且坚强。”

“我们的主是应当赞美的,因为有了维护我们、保爱我们的母亲——地土。她付于我们以果实、芳草,以及各色的香花。”①圣方济去世后第二年,教皇格列高利9世册封他为圣人,确定了他在天主教的地位。宗教改革以来,新教人士也都景仰他的为人,称他是最像主耶稣的人。

 

这首《太阳颂》在英文方面还有另一种译词,是英国圣公会牧师邓普中学校长威廉·德雷珀(W.Draper1855-1933) 译的,也早被译为中文,选人多本赞美诗中。中译首两节如下:
一、主手所造万象生灵,同发声音赞美真神,
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
温柔明月光耀目轮,狂风密云清晨黄昏,赞美真神,
赞美真神,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
二、清清河水长流不歇,熊熊烈火供人光热,
大山高山无尽宝藏,滋生万物花草芬芳。

 

(叠句同上一节,调用《新编》第8首。)

 

原诗本来只有四节,依序提到日兄、月姐、风弟、水妹、地母之后又增添了“五、六、七”3节,并有下列动人的传说。据传圣方济作此诗时已经身体软弱,卧床不起。但当他听说阿西西的主教与市长不和,乃派了两名弟兄约他们都到市府大堂说和。先由这两位弟兄向他们唱颂原诗的首四节之后,圣方济特为他们添上第五节,收到很好的效果——主教与市长言归于好。


第五节内容如下:

仁心世人遵守主命,饶恕弟兄荣神益人,

世人饱受痛苦忧惊,速将忧虑卸给真神。

(叠句同上,此节即中译的第三节)。不久医生对方济说:“你在世的日子不长了。”方济不但毫无愁容,反而愉快地添上第六节,内容如下: 

大慈大悲死亡使者,等候送我返回天家,

我主耶稣已经先行,战胜死亡进入光明。

 

然后再加上第七节《荣归三一颂歌》即中译的第四节:

万物赞美造物主宰,都当谦卑向主敬拜。

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赞美圣父圣子圣灵,同声赞美三一真神!

赞美真神,赞美真神!哈利路亚,

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圣法兰西斯的这首诗有些人曾给它配过一些曲调。因此,过去各种赞美诗集中,曾以各种不同的曲调出现过。

《新编》的《太阳颂》是根据《普天颂赞》第19首杨荫浏于1930年译述的韵诗,由美国圣公会来华传教士郝路义 (L.S.Hammond)于1931年特为《普天颂赞》所谱。这首曲调带有中国风味,优美流畅,曲调名为《鸟语 (SUBASIA)》。

①原载《紫晶》杂志第一卷第二期,转引自朱维之:《基督教与文学》。

 


 

往期赞美诗内容回顾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八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九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零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一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二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三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四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五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六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七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八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一百九十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六)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七)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八)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零九)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一)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二)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三)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四)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五)

赞美诗(新编)史话(二百一十六)